灣人;刀劍狸貓、陸奧中心;FATE廣義五次槍弓槍。

閱讀《一鬼夜行》(小松艾梅兒)(有雷)

  「這樣不是等於在追求那種無法確知能否實現的事了嗎……」

  這句在最後以接受的態度說出的台詞,大底就是本書想討論的主旨了:一個關於成長的故事。

  本書由雙主角——自閉憋扭的人類喜藏和想更進一步的妖怪小春——互相磨合,無論敘事風格、鋪陳手法都相當簡單,即用童言童語般的直球一再叩問喜藏想緊緊鎖起的心,不過也因為這些直球實在太直了,憋扭的傢伙也不會馬上改變態度,再加上可能經過翻譯之故,不時給人「你們講的是人話嗎」的煩躁感。

  故事時間線由少許說明用的過往和當下交雜而成,並不罕見,比較有趣的,是其中一條過去線並不由小春觀點切入,而是乍看不相干的河童彌彌子去緬懷,以不同的角度去描寫同一人物,延伸出這個人物對小春造成的影響,確立小春的性格。

  寫作手法外,個人認為這篇「妖怪小說」在元素使用上也有幾點可以「說說」。

  本書的妖怪除了詭譎、愛作怪,更添增了很多人情味和遊戲人間的態度,不過,雖然主角在前面就說過類似「人類比妖怪」還令人厭惡的台詞,但在人類有多可惡方面並未多著墨。

  故事時間定在明治五年,重要女角還在「牛肉鍋店」當時這麼時毛的地方工作,但幾乎沒有描寫到外來開化和舊有文化的衝突,僅在剛開始三言兩語帶過,當然,因為這和主題關聯較淺,但多少也浪費了這個時空背景。

  而解決事件的「妖怪組合」一元素直到中途才出現,如果不特別強調還好,但從角色口中直接說出:大家都傳有妖怪方面的麻煩可以來找你們,就相當出戲,有些事就是可做但不可說。


  整體來說,這是篇風格輕鬆、章節簡短、有淡淡治癒味的小說,在細微處還顯生澀,但若不拘泥還可快速看過。

  對了,雖然前面說本書是雙主角,但如果真要挑一個,我想主角會是喜藏,一來,真正成長的是他,「遭遇」一鬼夜行的也是他,雖說主旨是謳歌青春、「追求那種無法確知能否實現的事」,但喜藏也坦言,和繽紛夢幻的百鬼夜行相比,持續了一個月、熱熱鬧鬧的一鬼夜行更讓他印象深刻。

  在鼓起勇氣追求夢想之餘,也請不要忘了身邊的種種。


 

评论

© 坎德|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