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人;刀劍狸貓、陸奧中心;FATE廣義五次槍弓槍。

〈刀的責任〉(刀主)


  道場裡,有一男一女弓拔弩張,四周擠滿了來看好戲的付喪神。

  「正國,我是不會手下留情的!」「同田貫正國」舉起竹劍,指向即將交手的「少女」。

  「那才是我要說的話!」「審神者」鈴木瞳極其不雅地瞪了回去。

  作為裁判站在兩人中間的長谷部,忍不住用手摀住臉龐。

  怎麼會發生這種事呢?

 

  時間回到稍早。

  今天起床的時候,鈴木瞳和同田貫雙雙發現自己的意識跑進了對方的身體。

  簡言之,他們交換靈魂了。

  也不顧應該先和政府聯絡搞懂這是怎麼一回事,運動系出身的少女審神者語不驚人死不休,馬上宣布「既然交換身體了,今天就由我這個『同田貫正國』負責出戰吧!」

  「說什麼夢話!」

  「主上,請您三思!」

  同田貫和長谷部難得意見一致。

  雖然變成男性,卻反而在身高陷入劣勢的鈴木瞳仰起頭對「自己」說:「有力量的人負責出戰,這是正國你昨晚才用來教訓我的話吧,難道你忘了?」

  被審神者用自己的話堵住,同田貫在短暫的停頓後才重整氣勢,傲然道:「就算換了身體,老子還是比你強,你頂多只能做做內務而已。」

  「什麼話嘛!太瞧不起人了!」

  「同田貫正國,你這什麼態度!快跟主上道歉!」

  「長谷部你到底站在哪邊!」

  「三位,喔不,兩位,」作為近侍把這齣幼稚吵架從頭看到尾的藥研藤四郎,終於忍著笑介入他們,「要證明誰有實力上戰場,我有一個最快的辦法。要聽聽嗎?」

  「說!」

  同田貫和鈴木瞳異口同聲道。

  「你們做過一場不就知道了嗎?」

  「藥研你在說什麼!主上、主上不要啊!」

  無視長谷部的哀號,同田貫和鈴木瞳一同衝進道場,於是有了前面的對峙。

 

  「咳咳,我提醒一下,這場比試只分勝負,不講其他,有任何私人恩怨請不要帶入其中。如有不對,我和長谷部會立刻制止,並宣告你們雙雙不準出陣。」在長谷部的對面,藥研冷靜宣布。

  「沒問題,我早就想給同田貫一點教訓了!」

  「那才是老子要說的話!」

  「請不要忽視我的警告喔。」藥研笑著亮了刀子,手握竹劍的兩人才安靜下來,各就各位。

  「預備,開始!」

  「殺!」

  立刻展開攻勢的,是氣勢如日中天的鈴木瞳。

  喀!啪!答!

  竹劍的撞擊聲清脆入耳。

  同田貫一改平日作風,以中段架勢一一化解對方的攻擊。

  「同田貫,你不準打贏主上,也不準讓主上身體受傷!」眼前的戰況令長谷部忍不住出聲。

  「什麼鬼話!」同田貫險險架開一劍,百忙中抽空吼了回去。

  鈴木瞳並非那種嬌滴滴的審神者,事實上,她雖然有審神者的天賦,但在意識到自己不只是普通的靈感少女前,她還是獲得體育保送名額的運動系少女,活動手腳絕不在話下,轉換出路成為審神者後偶爾也和手下的刀劍付喪神們學了幾手,美其名「有萬一時可以自保」。

  再加上身體能力面的優勢,她以劍道初學者之姿力壓同田貫。

  混蛋!

  同田貫心中忿忿,他還是頭一次那麼慶幸,「自己」的力量和其他刀劍相比不算突出,不然這場勝負早已揭曉。但面對無論力氣、速度還是人望都有絕對優勢的審神者,他只能憑實戰刀的作戰經驗採取守勢與之對抗。

  不過,他清楚自己不是沒有勝算。

  興致高昂的少女,一面倒的情勢。

  還有,兩邊揮劍的理由不同。

  「勝負已定!」鈴木瞳以一記猛擊盪開同田貫的竹劍,直取門面。

  前端以布塊包覆的竹劍自頂點似緩實快地砍落,同田貫沒有試圖重整架勢,他反而蹲下身子,不退反進投入對方懷裡。

  砰。

  低沉的撞擊聲,來自同田貫直擊「自己」腹部的鐵拳。

  「不要小看實戰刀了。」

  「你怎麼用拳……」

  同田貫用扶住失去意識倒下的人。

 

  藥研從手入室出來的時候,同田貫倚在走廊的柱子上,若無其事地問道:

  「喂,要是我沒打贏他,你們會讓他出陣嗎?」

  「當然。」

  藥研聳肩道。但到底當然是「不」還是「對」,同田貫無法從他的表情讀出來。

  「你們這些傢伙……對了,那傢伙還好吧?」

  「你自己看看不就知道了?還是,你不好意思?」藥研輕快離去。

  「切。」

  走進手入室,看著「自己」毫無防備地躺在床上,那感覺實在是說不出的彆扭。

  坐到床頭,給昏迷中的人換了條濕毛巾,他垂下眼低喃道:「不要小看實戰啊……」

  因為是運動系出身,鈴木瞳很注意「團隊」狀況,因此每一有人負傷歸來,她總是格外在意。

  像是昨天,她就又一次纏住二隊隊長的自己,直問有沒有能幫忙的地方。

  有沒有我能幫上忙的地方?有吧?再小也沒關係,告訴我吧。

  對自身力量抱持盲目信心的少女審神者這樣追問自己。

  他狠狠地數落了少女。把她貶得一文不值。

  因為他知道,實戰是不一樣的,生在和平年代的她,不曾,也不該手刃任何人。

  「笨蛋,都讓刀劍自己上戰場了,還想弄髒自己。」

  同田貫起身離開。

  在他把門關上後,床上的人倏地睜開眼睛,盯著天花板,不知在想什麼。

 

  同田貫都做好心理準備,要繼續因身體交換而被限制出陣,卻在隔天早上醒來的時候發現已經恢復過來了。

  「來,正國,這是你的份。」

  領刀裝、御守和飯糰,準備出陣時,鈴木瞳以和昨日迥然的沉靜神色交給他一個比平常還要稍大的包裹。

  「喔。」他隨口回應。

  「你這什麼態度啊,正國。」鈴木瞳雙手環胸,俯瞰刀劍男子,「要有精神一點,你可是隊長啊,要以身作則!」

  「你可以不要讓我當隊長啊,讓我專心砍人就好。」

  「正國,事到如今,出陣的活我就不跟你搶了,不過,」鈴木瞳突然收聲,看著同田貫的眼睛好一會才又繼續說:「我會自己去找幫上忙的地方,所以,你也……要努力讓大家平安回來喔,同田貫隊長。」

  同田貫把包裹收進懷裡,慢悠悠地轉過身,朝身後的人揮了揮手道:

  「廢話,我可沒打算放棄繼續戰鬥啊。」

  為誰戰鬥呢?

  想到這裡,鈴木瞳開心地笑了。

----

  第八回刀劍亂舞深夜乙女的文,題目:靈魂交換 

  偶爾寫女審神也挺有趣的

评论

热度(7)

© 坎德|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