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人;刀劍狸貓、陸奧中心;FATE廣義五次槍弓槍。

〈請多指教〉


  陸奧守吉行突然在半夜醒了過來。

  不是因為察覺危險或什麼特別的理由,就只是單純在黑暗中睜開眼睛,呼吸沁涼醒腦的空氣,失去睡意,就像睡到一半忽然渴醒、餓醒一樣,本能促使他起來滿足自己,如此簡單。

  怎麼了呢?他咕溜溜地轉動讓人聯想到松鼠之屬的機靈眼珠,尋找讓他半夜醒來的原因。

  是口渴嗎?不是。

  嘴饞了?也沒有。

  由無數「井」字組成的天花板無言地與之對視。

  好冷啊。

  他心底浮現出這個念頭。

  空氣中有著薄而不淡的梅香。

  如果是歌仙或許會起來為此和一首歌,但他不是,陸奧守只是微微縮起身子,曲身抱住肩膀。

  好冷。他再次不帶感情地想著。

  然後他注意到了,隔開近侍和審神者房間的紙門透著微弱的亮光。

  雖然想著冷,他卻丟下棉被,像白色的飛蛾或幽靈般,挪步滑向門邊,推開一縫。

  影山趴伏在寫字的矮桌上,從窗口灑落的月光在他肩頭凝出青白色的弧形。

  看起來好冷啊。

  稍事思索,他決定不叫醒影山,只是關上窗,把火盆的火弄得更旺些,然後捎來一條厚棉被給他蓋著。

  他一忙完這些,影山就睜開眼睛,以一副「得手了」的神情衝著陸奧守笑。

  「什麼嘛,老大,原來你醒著。」

  「不,我是真的睡著了,只是某人粗手粗腳的,我想繼續裝睡都顯得太假。」

  「真不好意思啊。」

  「有什麼不好意思的,要不是你,我明天肯定感冒。謝謝了。」

  「不客氣,」陸奧守轉身欲走,「你別熬夜了,好好休息吧。」

  影山拉住陸奧守的手,笑道:「等等,這被子好冰,你來跟我擠一下,弄暖它再走吧。」

  「老大你年紀也不小了,怎麼還和小孩子一樣啊。」邊這麼說,陸奧守一邊掀開棉被,和影山一同把下巴擱在桌上。

  「偶爾也會想任性一下嘛。誰都會有這種時候。」

  影山的笑容和影子一樣難解,究竟是「有」還是「無」?好像怎麼說都說得通。

  盯了會影山的笑容,陸奧守遲疑道:「……老大你也會想耍性子啊?」

  「當然。」

  「那咱也可以嗎?」

  「我不是說了,誰都會有這種時候的呀。」

  陸奧守眼簾半闔,像在自言自語地低喃道:「為什麼……會選咱呢?」

  一年前,他們也經歷過這樣飄著暗香的夜晚,當時這棟大宅子裡還只有他們兩個而已。

  「因為你是坂本龍馬的刀啊。」影山笑著。

  陸奧守此時心中不知充斥著該喚作何物的情緒,古怪道:「原來老大也這麼喜歡龍馬呀?」

  「我不討厭他。」影山笑得非常客套。

  那……

  陸奧守微微張開口,無聲地問向影山。

  「縱使今日,我也認為你是『坂本龍馬的陸奧守吉行』,這才是獨一無二的你,我不過是把你借來沾光罷了。」影山斂起笑容,板起嚴肅的面孔,「好啦,認真說吧,我選你是因為我一直想養一頭狗,看他天天在陽光下率性地跑來跑去,那才是……他該有的樣子。」

  影子是似有實無之物,亦真亦假。

  陸奧守苦笑:「老大你好過份啊。」

  「會嗎?我覺得吉行你真的很像狗啊。還是你不喜歡狗?」

  「不,我喜歡。」

  是喜歡狗還是其他東西,從陸奧守的表情看不出答案,但影山笑得相當開心。

  「吉行,明年也請多指教了。」

  「彼此彼此,老大,請多指教了!」

  陸奧守安心地闔上眼睛。不知不覺間,夜晚不再教人寒冷。

---- 

 一周年文,就給我家的初始刀啦!


评论

热度(1)

© 坎德|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