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人;刀劍狸貓、陸奧中心;FATE廣義五次槍弓槍。

讀《三郎》(山本周五郎)(有雷)

  這不是一本「精彩」的好小說。

  導讀裡提到山本和藤澤兩人,並把他們歸在同一類型的作家--以司馬遼太郎寫「時勢下的志」作對比,此二人寫的是「常情」,然而,看完《三郎》後我認為這個分類實在略嫌概括,確實,山本這裡寫的是個人在世事中浮沉,心境想法隨之變化,不過兩人著手的角度和手法相差甚遠。


  藤澤的小說就像精心安排的戲劇,每每高潮起伏,而且擅長從第三者角度切入,不用主角去「想」,讀者就能感受到一股難耐的悲涼;山本在《三郎》裡,使用的手法是讓主角榮二自己去思考、掙扎,聽他人教誨,一般而言,這種寫法因為充滿說教橋段,往往教人厭煩,而且看起來不高明。

  山本厲害之處就在他能把主角遇事當下的憤慨、驚慌、羞愧寫得栩栩如生,沒有戲劇化的起伏,或者「聰明的主角」都有的恐怖理智,就是個普通人,老實說,看到榮二被捕那段,我自己都覺得他何必那麼彆扭、不把握機會,讓自己更陷入不利的處境,幾乎讓人以為這是作者為了後續才強應安排的,但讀完後仔細再想,卻覺得那種情況下還要不怨天尤人實在需要「非人」的能耐。

  山本採用侷限在「榮二」一人的視角去敘述,描寫得體,固然傑出,此外另一個讓人能繼續讀下去的原因,在於他的「說教」有力,不是什麼虛無縹緲的崇高道德,而是讓人幾乎相信這是說教者親身經歷過的心得,而且說得一點也不造作,說氣話的友人、指導者、妻子等等,什麼身分、立場,說什麼話,自然而然,像阿勢和榮二閒聊自己過往的輕描淡寫就是很好的例子,不過山本的分段、斷句有些怪異,從這段閒聊竟然是整整一頁密密麻麻、沒有「缺角」的方塊也可見一斑。

  不過換個角度來想,主角雖然是榮二,用的是內敘述,但書名可是「三郎」啊!從這角度來說,這本書也不是那麼「沒有側寫」,只能怪榮二這自我中心的傢伙,實在太沒把心放在三郎身上了,真是可惡又冥頑不靈的傢伙,借阿信的評論:你仍然是那個不知人間疾苦、聰明的美男子!

  每個成功的人背後都有一個「三郎」,聰明且富才能的「榮二」如何從自我中心轉而放眼世界,《三郎》便是這樣的故事,不高貴,不卑賤,就只是淡淡說著每個人都該學習、該經歷的處事之道。


 

评论

© 坎德|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