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人;刀劍狸貓、陸奧中心;FATE廣義五次槍弓槍。

〈關於飯量、運動量和體重的關係〉


  「嗯嗯,幸福幸福!再也沒比吃飽泡澡更棒的事了!」

  水汽氤氳,加了泡湯劑的浴池是半透明的乳白色,浸過肌膚滑溜而燙人;陸奧守懶洋洋地把頭倚靠在浴池邊上,全然放鬆的身體在水中載浮載沉,胸腹經熱水一激泛起健康的粉色。

  「你根本吃太多了。」同田貫瞥了眼陸奧守微微凸起的腹部。

  「同田貫你還不是一樣,說不定你吃的比咱還多呢?」

  「那還不都是你的關係。」同田貫沒好氣道。

  原來近來歌仙和燭台切經常出戰或遠征,無法掌廚,因此廚房的工作改由內務的付喪神們輪流,而今天輪值的是石切丸。

  石切丸做的飯菜即使以歌仙的標準來看都算「過得去」,然而,他料理的速度實在太慢,經常慢到出戰部隊回來都還沒做好,記取過去的教訓,其他人在晚餐前會先找東西墊墊肚子。

  就是因為如此,同田貫出戰回來的時候陸奧守和短刀們在院子裡圍成一圈,喜孜孜地烤著番薯。

  「喂,你們又在烤番薯。」

  「喔喔,你們回來啦,辛苦了。要不要也來一條呀?」陸奧守專注在番薯上,直到被同田貫叫住才發現出戰部隊回來了。

  「呀呀,感激不盡,我就代鳴狐謝過陸奧守大人了。」

  「晚餐還沒好吧?那我也要來一個。」

  「也給我一條。」

  「別急別急,人人有份,咱們這次烤了很多喔!」

  綁著頭巾的陸奧守看起來活像老練的烤番薯小販,只一會,他就從灰燼堆裡翻出烤得恰到好處的番薯,熟練地遞給每個人。

  咬下一口,番薯內部呈美麗的明黃色,在寒風中升起一股濕潤的香氣和熱氣;只見每個捧著地瓜的人臉上都是喜色,紅通通的也不知是興奮之故還是給秋風吹的。

  「嗯嗯……你這傢伙會不會烤太多啦?」同田貫邊吃邊問。

  「不會不會,大家都還吃得下吧?」

  「沒問題!」短刀們異口同聲高呼。

  結果,番薯是吃完了沒錯,但晚餐就有問題了,尤其今天石切丸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對,做得特別多。

  「感謝五穀之神和眾人辛勞,我要開動了。」在石切丸的帶領下他們合掌祈禱。

  「……我要開動了。」

  短刀們紛紛向左右投以求救的眼神,他們可不想因為糟蹋食物被某御神刀給一刀兩斷。

  「嘖……你們也該有個限度。」同田貫接下厚、愛染和亂偷偷遞過來的飯菜,旁的陸奧守也分擔了秋田的份。

  事實上打從其他人輪值廚房以來,因為不熟練晚餐總是做得比較慢,加上入秋天冷容易餓,飯前點心幾乎已成了內務人員不成文的慣例,同田貫幫他們「代勞」正餐也不是頭一次了。

  至於石切丸,也不知是不是眼睛不好,他沒有喝止短刀們的「犯罪」行為。

  總而言之,打秋之美景喚醒歌仙兼定的詩興讓他丟下廚房後,同田貫的食慾之秋也就此展開,只不過有一半是被迫的。

  「哇哈哈哈哈,沒辦法,番薯實在太好吃了,一不小心就烤太多了,還好之後有你幫忙善後。」陸奧守俏皮地吐了吐舌頭。

  「哼,」同田貫別過頭,正所謂拿人手軟吃人嘴軟,番薯他也吃了兩條,實在沒辦法真的對陸奧守生氣,「你們下次注意點就是了。」

  作為量產刀,他看過太多下級武士為了三餐溫飽還得兼做副職的情況,和他們比現在的生活實在堪稱奢靡。

  「記得了記得了。」陸奧守灑然笑道。

  洗完澡,他們在穿衣服的時候發現角落多了一個不尋常的玩意。

  「這不是那個叫做什麼……體重計嗎?老大又搞了一台來呀?」先前審神者引進體重計和健康量表的時候本丸裡鬧了不少笑話,最後由於岩融和今劍在上面跳上跳下才強制中止,沒想到竟然又有一台。

  「這種東西隨便啦,武器重要的……」同田貫原本只想聳聳肩,但他心裡突然閃過一個念頭,對陸奧守不懷好意地笑道:「喂,你站上看看。」

  「是、是可以啦,不過同田貫你的笑容好可怕喔……耶!」陸奧守嘀咕著站了上去,指針一轉,看到結果他不禁大呼一聲。

  「這、這台機器是不是壞掉啦?」他一臉不敢置信地盯著那個數字。

  「我看倒是很準。」想到陸奧守的飯量和不時向審神者討要現代點心的習慣,再加上不常出戰,同田貫相信這一定能給他一點教訓。

  「同田貫換你上去看看,這一定有哪裡不對!」

  「別大呼小叫的。」他信心十足地往前跨上一步。

  然後僵住。

  陸奧守對那個數字眨了好幾次眼,確定自己沒看錯後往同田貫的肚子捏了一把。

  好像和上次比起來真的有點……陸奧守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同田貫的「變化」程度可比他多出整整一倍。

  「喂,陸奧守。」

  「有、有!」他心裡一悚,同田貫的口吻陰沉得可怕,他猛地想起這些日子以來同田貫在他的勸說下攝取了多少份外的熱量,眼前的數字不會怪到他頭上吧……雖然他的確有責任。

  「吃飽了不要只是躺著,和我去練一場吧。」

  「現、現在嗎?咱們都洗好澡了……」

  「你不來就算了,我竟然差點忘了,武器得時時打磨……」

  雖然不在意外表,但同田貫可沒忘記審神者先前說過關於肥胖的種種,要是不回到原本的數字,一定會被當作懶散沒用的刀劍,收在倉庫裡等著生銹,他才不要呢!

  陸奧守偷偷看著同田貫的神情變化,然後在心裡默哀一聲,應下了同他一起「練劍」的邀請。

  至於運動後他又按慣例拿出一堆宵夜,和同田貫邊吃邊聊到半夜就是另一回事了。

  一直到歌仙問同田貫是不是胖了,為他剖析一番,重新掌廚並沒收陸奧守的私糧,這才從根本上解決了同田貫和陸奧守的體重問題。

----

其實是秋景趣出來的時候就想到的一篇(烤番薯是重點),只是一直拖到現在才寫(艸

當初想的時候陸奧守是根本沒變胖,但一來那樣同田貫就沒理由站上體重計,二來太不公平了,就讓他也增重少許...而且原本寫的重點是陸奧守雖然吃得也多,但卻是番薯這種健康食品,和米飯派的同田貫不同,不過既然都要幫短刀分擔,那就不能以此為重點了。

總之,好想吃烤番薯啊~

评论

© 坎德|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