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人;刀劍狸貓、陸奧中心;FATE廣義五次槍弓槍。

《人生》寫後雜談

  話說當初這篇原本故意趁著遊戲名字取作《刀劍.男子》,或者用狸貓的口吻以比較詼諧的方式取作《那個人,那把刀》,不過這次動筆的時候覺得上面風格不太對,就很爛(而且很二)的改名為《人生》。

  然後開始寫之前有幾點是我早就決定的,一是狸貓只能示弱一次,二陸奧最多只能哭一次,最後一定要陸奧醒來的時候狸貓已經看著他,勉強是都做到了。

  不過也有幾點變調了,例如初版裡狸貓開始和陸奧起爭執的原因是陸奧說出了"槍比刀還要強"這句台詞,這次卻...寫道那邊的時候熊熊忘了(艸

  好啦,是覺得沒辦法硬塞這句話,隨後他們支間的重點也因而有了小小的改變,害我讓狸貓把某句台詞用得很浮濫,連自己看了都有點煩,罪過罪過。

  另外這配對在我家實在拿捏不定攻受,陸奧如果提出來同田貫一定不會拒絕,可是身為戰國時候、眾道還比較盛行的實戰刀,這方面應該比陸奧守有經驗得多吧?搞不好還能反過來指點……同田貫對多數一般常識因為影分身學習法其實很熟,只是從在這方面用心。

  然後至於影山嘛……初始設定上只是個溫和的好人,大概有點像石切,但這次動筆的時候對本丸做了一個新的設定:審神者勢無法離開本丸的,這關係道我一直在思考,為什麼要交由刀劍男士(付喪神)來解決事情,我的想法是人類無法承受頻繁的時空旅行,只能交由沒有真實肉體、同時存在久遠的刀劍付喪神們。


  一時想到要說的大概就是這些吧,寫得不好、表現還有問題等等我就自己檢討了,果然邊寫會邊發現有些地方還能改進,但至少好好寫完了,是個結束也是開始。

  預定下個較長篇幅的,是「加油吧,同田貫隊長」(不要亂用別人本子的名字)的杵狸,相同背景。果然在我心裡狸陸的感情不是戀人,而是親人呀。

评论(4)

© 坎德|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