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人;刀劍狸貓、陸奧中心;FATE廣義五次槍弓槍。

《刀劍.人生》 尾聲:流燈


  本丸裡所有的付喪神在影山的帶領下來到河邊。

  只見在月光照耀下,那裡鋪有草蓆,上面已經擺好酒和月見團子等點心。

  這天是十五夜。

  「沒想到主上也懂得風雅,歌仙一直錯怪您了。」

  「雖然想收下你的讚美,但很可惜這不是我提的。」影山假裝沒聽懂歌仙話裡的另一個意思。

  「耶?那是誰?」歌仙愕然。

  影山抬了抬下巴,那邊只有陸奧守和同田貫二人。

  「不虧是陸奧守,果然善解人意,難怪我之前一直勸主上都沒得到回應,原來是你早就提出來了。」他自動排除了某把實戰刀提出這種建議的可能。

  「其實賞月只是順便的啦。」陸奧守難為情地搔了搔臉頰。

  「順便的?」

  「是啊,主角是那個。」順著影山手指的方向,歌仙才注意到河邊有許多白白的東西。

  那是水燈。

  「雖然慢了一個月,不過今天就一起補過盂蘭盆節吧。」

  「這還真是……風情萬種啊。」歌仙只能苦笑。

  「來來來,大家如果有什麼懷念的對象就把他的名字寫在上面吧。」

  對他們這些幾百、幾千歲的付喪神而言,這種活動倒是別有意義。

  大夥玩著毛筆,或者偷看彼此在上面寫了誰,好一翻熱鬧後才一一將手上的燈龍送上江水。

  橙黃的燈光載浮載沉,搖搖擺擺,在月亮隱於雲後時看起來彷彿會飄上夜空。

  「同田貫,你怎麼沒寫字上去?要是你不會拿筆咱可以帶你效勞。」陸奧守發現同田貫即將送出去的水燈還是乾淨的。

  「沒什麼好寫的,拿過我的人,太多了。寫不上去不如不寫。」

  「……那你可以寫願望啊。」

  「願望?」

  「呵呵,你果然不知道,水燈不只可以祈冥福,也可以許願喔。」

  「這樣啊……好吧。」

  他寫下剛健質樸的「勝利」二字。

  「我還以為你會寫『戰鬥』呢?」歌仙吐槽道。

  望著遠去的燈火,直到不知是沉了還是距離的關係消失於視野,同田貫才平靜地說道:「我們是武器,是工具,當然要能達成目的啊。」

  聽到他這句話原本熱鬧的氣氛頓時冷了許多。

  他們現在的日子就像飄往大海的流燈,或許會在半途沉沒,或者順利抵達,但無論如何旅途終有終點,和他們漫長的一生相比,眼下是多麼溫暖燦爛又多麼短暫。

  陸奧守輕輕靠著同田貫,握住他粗糙但溫暖的手。

 


评论

热度(1)

© 坎德|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