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人;刀劍狸貓、陸奧中心;FATE廣義五次槍弓槍。

《刀劍.人生》 第十回 (狸陸狸)


  「碰!」

  一般人類無法聽見的槍聲轟然炸響,陸奧守後發先至,比同田貫等人更先擊殺敵人,陸奧守以外的人以鳴狐和歌仙為箭頭,緊接著衝進被陸奧守打出破綻的敵陣,刀光劍影,不一會便了結了這波敵兵。

  海風拂動,東京灣淺淺的浪濤反射著早晨稀薄的日光,空氣冷冽清澈,敗亡的付喪神在颯爽晨風中漸漸失去肉身,僅留下斷成數截的刀身,接著腐朽逝去。

  這是安政七年陰曆三月三日上午八點,這天--在未來一小時內--將發生著名的櫻田門外之變。

  同田貫等人自品川宿出發,和敵人爭先走上前往江戶城的道路,保護欲刺殺井伊直弼的十八名浪士不受敵人干擾。

  「切,這些傢伙也沒什麼嘛。」同田貫在收刀前習慣性甩去已然消失的血水,看他的樣子顯然意猶未盡。

  「如果這麼輕鬆,何不打得更漂亮點?」歌仙瞥了眼守護在同田貫身邊的兵卒魂魄,數量比出發時明顯少了許多。

  「與其想怎麼砍得更漂亮,不如多殺幾個對手更實際。我和你可不一樣。」

  「真巧,最後一句也是我想說的話。」

  「呀呀,怎麼又吵起來了,歌仙大人,同田貫大人,你們感情真好。」鳴狐肩上的小狐狸摀住臉。

  「才沒有!」他們異口同聲。

  雙手環胸的同田貫和手合攏在袖子裡的歌仙斜睨彼此,一路上,他們每解決掉對手總會這樣鬥上幾句,開始五虎退還試著勸架,但到後來他也放棄了,或者說漸漸對此感到習慣。

  尤其小夜左文字對此自始至終都一副司空見慣的樣子。

  「喂,我們這樣趕得上嗎?」同田貫收回目光,問向陸奧守。

  對陸奧守用槍不拔刀一事,他什麼也沒說。

  只見後者出神地望著幾秒前還躺有敵人屍身、如今只剩些許凌亂的積雪,對拌嘴的兩人不聞不問。就如陸奧守之前說過的一樣,他的槍法相當好,再配合他手上那批投石兵,雖至今不曾出刀,影響力之大就算同田貫想也無法從中挑出毛病,就是每每結束戰事他都會這樣發一會呆。

  陸奧守回過神來,小心地把愛槍放回槍套,朝他點點頭。「沒問題的,敵人不到最後關頭不會真的出手。」

  「詳細原理咱也不太懂,不過似乎如果他們太早行動,事發前就會有更多變數,『歷史』會自動往原本的發展靠攏。」

  「他們只要把那群人殺了不就得了?」這是同田貫最不明白的地方,明明敵人有一勞永逸手段,他們卻還這麼悠哉。

  「如果他們或我們想做那麼大的動作就會引起某種反彈,而且會立刻暴露在人類面前,那樣他們原本想達成的目的就會被自己這個變數給破壞。總之老大是這麼說的。」

  「聽起來簡直像兒戲一樣。」

  「但對上咱們敵人就不用那麼客氣了。」陸奧語氣一重。

  「我可沒把戰場當作遊戲啊。」同田貫扯開嘴角,露出讓人想到肉食動物的笑容。

  陸奧守沒像平常那樣和他閒聊,只是聳聳肩,役使手上足不沾地的兵魂先行往前探路。「沒有就好。咱們已經接近目的地,接下來的遭遇會更加密集,不要大意了。」他後一句是對所有人說的,他們各自表示廳見了。

  前方低矮的愛宕山已經看得相當清楚,那些坐落在武藏野台地的武家宅第、寺院,意味著他們已經正式進入江戶的地界,即將抵達東海道的盡頭,櫻田門就在那之前。

  正如陸奧守所說的,他們接下來遭遇敵人的頻率要比先前高出許多,幾乎每走出一段就會遇上一波,然而,每批敵人的數量都明顯比先前要少。

  隨著他們繼續前進進入江戶市內,戰場逐漸從鄉野農田轉為被高牆環繞的武家町或寺町街道,雖然敵方也不想被該時代的人類發現,會選擇無人的地方展開攻擊,但被限制的環境使得他們每次遭遇戰鬥都必須停下腳步小心應戰,除非頂著敵方射出的矢石冒險衝鋒。

  和能自行做判斷的他們不同,阻礙他們的敵方付喪神是真正的「工具」,一舉一動全受人操控,如此變化必然是想保住井伊直弼的那人做出某種決定,就像同田貫他們能遠遠察覺敵方的大略位置,反之亦然,敵方能就此制定策略。

  「全都是雜兵。」揮刀斬落迎面而來的箭矢,同田貫說出心裡的不滿。

  「他們在拖時間,」歌仙冷靜道,「隊長。」

  「咱知道,但也不能因此自亂陣腳,這說不定才是敵人的目的。」

  雖然進入白刃戰後敵人往往不堪一擊,但累積下比先前的混戰更花時間。

  陸奧守眉頭深鎖,他不僅只是頻頻開槍支援眼前戰況,還同時注意與他心神相連的兵魂在前方有何發現,壓力加上一心多用,讓他在這種天氣也不禁額冒冷汗。

  「反正全部砍斷就好了!」同田貫猛地矮身險險避開飛石衝進敵陣,將操控著兵魂的付喪神一刀兩斷,其他人也抓緊敵方攻勢緩下的瞬間趁勝追擊。

  「同田貫,沒咱的允許不準冒險!」解決這波後敵人他們腳步不停,陸奧守邊趕路邊向同田貫低聲喝道。

  「我……」

  他才起了個頭就被陸奧守打斷。

  「咱是隊長,記得吧?」

  他沒有加強語氣,但言語間自有一股氣勢讓同田貫說不出話。

  「嘖……」

  「咱們的速度已經很快了,不用擔心。」他不忘補上一句安慰。

  看著臉色微微發白的陸奧守,同田貫心裡一陣煩悶,但他沒有試圖回嘴

  「右邊!」

  望見前方路口疾射而來的箭矢,五虎退連忙提醒眾人。

  歌仙一個閃避不及,肩頭中箭,所幸有刀裝保護並無大礙。

  「這些粗魯的傢伙……」

  歌仙才要放出手上的兵魂反擊,小夜本人已經衝了出去,只隱約聽見他口中低喃著「為之定……」。

  比先前的敵人更加狡猾,有著蛇型外表的妖物一射出箭矢就轉身逃跑,小夜反應雖快也只來得及斬殺一隻。

  歌仙和同田貫緊追在後。

  「小夜,回來!」反應慢上一步的陸奧守等人連忙跟上。

  就在隊伍拉長的這瞬間,兩邊牆後突然射出無數飛石流箭,時機掌握得恰到好處,眾人閃得好不狼狽,待他們好不容易撐過這波突襲,陸奧守和前方三人之間已湧入大批敵人。

  在可謂群魔亂舞的另一端,出現在同田貫面前的是另一把「同田貫刀」。

 

评论(4)

热度(1)

© 坎德|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