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人;刀劍狸貓、陸奧中心;FATE廣義五次槍弓槍。

《刀劍.人生》 第八回 (狸陸狸)


  陸奧守等人像是把京都的天氣也帶回本丸,他們待在京都的這一天半,於本丸不過是一個白天而已,氣溫就驟降至教人不禁發抖的程度。

  聽見外頭呼嘯的風聲,剛洗好頭的陸奧守甩著濕漉漉的頭髮,心裡一邊感慨自己的境遇,屋內屋外完全是兩個不同的天地。

  遠征回來後,他們先是好好享受了一頓格外豐盛的大餐,接著再洗熱水澡,所謂幸福也不過如此吧?

  除了酒癮重的付喪神,還有輪班在外頭燒火的可憐傢伙,幾乎所有人都來泡澡,以放鬆「一天」的疲憊,就連之前對泡澡多有牴觸、每每只是擦澡沖涼了事的同田貫也被他拖來了。

  大澡堂裡,明黃色的木地板看起來溫暖動人,每當有人出入浴池,溢滿出來的熱水總攪得氤氳翻騰,更激起一股木頭香;除了浴池和沖洗區外,這裡還有一間密閉的蒸氣室,和到了晚上還能運作的照明一樣,這全是為了讓他們能好好休息而設計的。

  短刀們打鬧的笑聲,讓氣氛倍顯溫馨。

  「來來來,咱先給你擦擦背吧。」陸奧守吟吟笑道。

  「唔。」同田貫只是低著頭,看也沒看他。

  又在鬧彆扭了?

  見同田貫又沉浸在自己的沉默中,他暗自苦笑搖頭,他一邊依言給同田貫擦背,一邊自顧自地說道:「每次幫人擦背的時候,咱都會想到龍馬和阿龍。」

  「唔。」

  感覺到同田貫本來僵硬的肌肉隨著搓揉漸漸放鬆、放軟,他手上繼續賣力,嘴巴也不停下,以懷念的口吻說著:

  「龍馬他啊,很討厭洗澡,就連乙女姊也非得揪住他的耳朵、緊盯著他才肯草草洗一次,要不就是在外面奔波好幾天實在髒透了,或要見重要的人才洗一次。可是啊,雖然他總是不甘不願,但如果服侍他的是阿龍,他洗完出來看起來就是特別不同,不知是不是阿龍有什麼特別的功夫?」

  「所以你當自己是阿龍?」同田貫突然答腔。

  「是啊……等等,同田貫你是不是在拐彎罵咱?」

  「沒那回事。」

  「哼,咱就姑且相信你一次吧,反正你也不是龍馬。」陸奧守笑罵道,在同田貫背上用力屈指一彈,「換你當阿龍了!」

  「就說沒有……」他咕噥著。

  陸奧守嘴角含著笑,享受同田貫的服務。

  同田貫的動作很慢,他慢慢地將毛巾打濕、慢慢擰出多餘的水分,仔細將手上的布塊緊貼眼前的肌膚,這才使勁上下擦拭。

  雖然不像同田貫精壯,但陸奧守的肌肉也相當厚實,有著漂亮線條和起伏的背部意外寬廣,毛巾覆在上面只佔了一小半。

  同田貫仔細盯著前方,他的視線隨動作在頸、肩、背、腰間來來回回,手上傳來的觸感像在告訴他所見不假,陸奧守抵住他往前施加的力道,穩如泰山。

  在他的擦拭下,陸奧守淺棕色的皮膚慢慢泛起漂亮的粉紅。

  他看得越發專注,澡堂裡的種種聲響漸漸從他耳中消失了,最後他的感官裡只剩下手上的布,那塊他認為根本不該拿在手上的布。像是碰上盡頭,他突然回過神來。

  「這樣可以嗎?」

  「不錯不錯。」陸奧守口哼南方小調,瞇起眼慵懶地搖著腦袋。

  「這真的是我們該有的嗎?」

  「同田貫……」陸奧守這才明白他說的不是擦背,他雖然想立刻回以肯定的答案,但卻不知怎地無法說出口。

  「我,你,這副身體只是用來做這些事的嗎?陸奧守,你是好刀,請你告訴我。」

  陸奧守像被火燒著般彈身而起,一時間只是渾身僵硬地背著同田貫,幾秒後他吸了口氣,逃也似的快步走進無人使用的蒸氣室,同田貫緊跟在後。

  同田貫帶上門,只聞陸奧守背著他說道:

  「當然,咱當然能享有這些,因為咱會去戰鬥的,一開始就都說好了。」

  陸奧守抬頭看著霧氣中的某個點,彷彿那裏有個同田貫看不見的對象,他以彷彿能看見他在微笑的輕柔口吻說:

  「但必須戰鬥是一回事,盡責之餘要怎麼運用這個身體是咱的自由,咱就是想去看龍馬眼中的這個人世……這個他努力過的……這沒有任何問題!咱們感受到的、得到的、想要的東西,有就是有,沒有就是沒有,搞不搞懂都無所謂,反正人類就是這樣,一生短得可憐,世界卻那麼大……所以拜託你別再問咱為什麼了,拜託……」

  同田貫原本還想說些什麼,但看著陸奧守突然不再顯得寬大、微微顫抖的肩膀,最後改為一聲道歉:

  「抱歉。我不會再問了,你說是,那就是了。」

  他心裡突然萌生一股衝動,一股陌生、但強烈得讓他覺得自己原本的抵觸實在不足為道的情感。

  自然接受就好。陸奧守說過的話油然在他心底響起。

  他抬起手……

  「你不會再問了?」陸奧守轉過身,圓而大的眼睛裡寫滿好奇,除了有點紅以外別無異狀,「其實,你還是可以問啦,咱剛才只是有點……」

  同田貫悄悄收回手,微微笑道:「謝謝,陸奧守,這樣就好了,你真是把好刀。」

  「呃,咱猜你是說咱是好人吧?雖然好像還是哪裡怪怪的……不過謝啦。」陸奧守有些難為情地搔著臉,然後用力拍了拍臉頰,像平常一樣朗聲道:「好啦,去泡澡吧,不然水都要沒了。」

  「好,然後等等來喝一杯吧。」

  「你也會想喝酒?」陸奧守眨了眨眼。

  「偶爾喝一杯也不錯,今晚,就別練劍了吧。」

  在陸奧守疑神疑鬼的打量下,同田貫很是享受地泡了回澡,那感覺就跟所有他先前第一次接觸的人類事物一樣好,比他原本想像得還要美好。

  陸奧守不知道,在他打量同田貫的同時,他也在暗自觀察自己。

 

评论

热度(1)

© 坎德|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