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人;刀劍狸貓、陸奧中心;FATE廣義五次槍弓槍。

《刀劍.人生》 第三回 (狸陸狸)

  「喂,你到底要去哪?」

  以邁著輕快步伐的陸奧守為首,同田貫和粟田口家的短刀們跟在後頭,四下是茫茫山野,眼前除了他們方才踏出來的小徑外再無道路;儘管在山林裡難辨東西,同田貫也看出來他們並非直線前進,帶頭的陸奧守不只一直拐彎,還不時停下來在樹上綁上染紅的麻繩。

  「你這傢伙不是迷路了吧?」

  「你這麼說太傷人了,同田貫,咱只是在給冬天的備糧作記號。」

  「備糧?」

  「是啊,你看這藤蔓,紫紅莖、心形葉,這是山藥,等降雪後就能挖來吃了。」

  陸奧守吉行說得頭頭是道,事實上,剛才他們一路走來他也講解了許多種可食、可入藥、或者有毒的植物和蕈菇,彷彿這片荒山野嶺是他從小到大的遊樂場,好不熟悉。

  他睜著一對閃閃發亮的眼東張西望,那樣子活像隻松鼠。

  「你們不是有種田?」

  「同田貫,那點田的生產根本不夠,咱們可有二十多人,而且還會繼續增加,何況很多作物還不能採收呢。所以出發前歌仙才會說,要咱們去找吃的東西還有帶柴火回去。」

  正如他所說,他們每個人都背著竹筐,裡頭不是裝了沿路發現的山菜,就是準備放類似的東西。

  「這都什麼跟什麼啊……該不會我們早上幹的那些農活,都只是做好玩的?」

  「啊哈哈哈,不是還可以給你活動身體嗎?別想太多,別想太多,好好享受就是了。」陸奧守悄悄吐了吐舌頭。

  「哼。」

  「唔,不過咱好像的確太投入了……大家,要加速囉,不然可來不及在中午前回去了。」

  「喔!」

  「好!」

  本來左顧右盼「尋寶」的短刀們迅速集合,眾人一集合好陸奧守便跳躍般跨出一大步,以先前完全無法比擬的速度直奔向前,他腰後那束白花花的尾巴如雲飄飛,直晃得同田貫眼花。

  同田貫拼盡全力才好不容易跟上,他眼角餘光注意到,其他人似乎對此都見習以為常,而且都一副游刃有餘的樣子,令他更是咬緊牙根。

  嘖!他心底突然湧現一股不明白、但也不討厭的情感,只是依舊頂著章撲克臉。

  在他們跑了好一段時間後,眼前猛地豁然開朗,右方是山崖,左側是一片高大的喬木林,高聳的樹林裡不見其他樹種,就連雜草也很少,穿過樹冠的稀疏陽光灑在厚厚的落葉上。

  棕綠夾雜的枝葉間,有看起來毛茸茸的淡綠事物。

  那是栗子。

  「大家就盡量撿吧,記得要留兩個筐子回程裝木柴就好。」

  「是栗子!」

  「栗子飯!栗子飯!」

  「大家都有帶手套吧?小心不要被扎到囉,還有別撿到有蟲的了。」

  陸奧守手揣在懷裡,笑吟吟地看著「跳」進栗子林的短刀們。

  「你不也去嗎?」

  「會呀,只是要先等一下。同田貫,你跟咱過來。」

  他們沿著崖邊往上走,直至突出山體的頂部。

  「你看。」

  俯瞰下去,只見在半山腰的河灣左近有棟只用樹籬圍起來的宅第,裡頭銀杏葉色碧黃。那是他們沒有壕溝環繞的本丸。

  「看到了,是本丸。」

  「咱不是說那個啦,你看。」

  原來,陸奧守眺望的是山林,白雲,和藍天。

  儘管陽光仍略嫌熱辣,但森林已經忠誠地染上秋色,些微的酒紅、金黃摻在碧綠間,與清澈的天空相對。

  「雖然主要是讓你知道咱們能活動的地界範圍,但你看,這個世間真大呀。」

  風撥弄著陸奧守的鬢角和馬尾,他語帶笑意,但在同田貫看來他的表情卻完全不是那麼回事。

  「陸奧守……」

  「啊啊!」

  五虎退的慘叫打破平靜。

  他們回身狂奔。

  「陸奧守!」看著陸奧守眨眼間就和自己拉開距離,同田貫大皺其眉,他跟不上速度還有剛才其他人放水配合是一回事,但陸奧守等人沒帶武器又是另一回事。

  因為不是出戰也沒有要對練,為了行動方便,除了剛擁有人身的同田貫堅持要把本體帶在身邊,其他人都沒拿刀。

  沒有刀的刀劍付喪神,就和沒牙的老虎一樣。

  他遠遠看見了,一隻大山豬緊追在五虎退身後,後者抱著老虎們跑得搖搖晃晃,隨時像會跌倒,險象環生。

  當他好不容易下定決心,準備把刀丟出去給人的時候,事情就和它怎麼發生的一樣突如其來地結束了。

  只聞「碰」的一聲驚雷炸響,那隻前一秒還在逞威風的山豬,頭上猛地爆開一個血洞。

  在離五虎退他們還有幾丈遠的地方,陸奧守吉行瀟灑地吹散槍口的硝煙。

                 ※

  「給我像要把我砍成兩半一樣地攻過來!」

  「不可以啦!」

  「不是做不到吧,就儘管來啊,還是你在小看實戰刀的堅固?」

  「我、我沒有……」

  「那就給我放馬過來!或者你要讓我進攻?」

  「……那、那我就上了,還請小心。」

  聽著同田貫和五虎退立場好像有些奇怪的對話,陸奧守不禁苦笑,不過無視對話內容,只看對打情況倒是十分正常。

  「喀喀喀喀喀,五虎退殿下的進退相當漂亮呢,想必平日沒有疏於修行,要是能再捨棄恐懼,正視對手,在戰場上一定能有亮眼的表現。嗯嗯,光是這麼一想,貧僧的肌肉就躍躍欲試了!」

  「是啊,五虎退適應得相當良好。」

  從後山回來後,同田貫旋即提出練劍的要求,儘管心裡不怎想,苦於沒有正當理由拒絕陸奧守也只好同意,不過出乎他意料的是,在做完基礎練習後,同田貫率先指名要和五虎退對練,後者雖然害怕但也沒有拒絕,因此陸奧守與山伏國廣,還有其他少年們才會分坐道場兩邊圍觀他們對練;在同田貫的「誘導」下,平時羞怯的五虎退漸漸放開身手,厚等人也不時為其動作之漂亮出聲讚嘆。

  五虎退的身手相當靈巧,幾乎一瞬間也不曾停在原地,他繞著同田貫伺機出手的情況當真是「瞻之在前,忽焉在後」,就算從旁觀看也難以掌握,作為當事人的同田貫想必對此更感棘手吧?

  不過陸奧守也為同田貫的表現感到驚訝,雖然他無法直接壓制五虎退出刀,但陸奧守看得出來只要五虎退收招慢上一點,必遭重擊,因為有這份威脅在所以五虎退無法使出決勝的一擊,只能不斷騷擾。

  五虎退這樣就自保有餘了,只要能保持下去出戰絕不是問題;同田貫的應對很有自知之明,不過就算再過段時間他的動作應該也不會再快多少,即使他能將對手一刀兩斷,恐怕還是得跟人搭配才行……

  看著周旋的兩人,陸奧守心裡漸漸有了評價。

  另外他也有點好奇,為什麼同田貫要這麼針對五虎退?雖然他已有幾個猜測……

  「好了,到此為止!」

  兩人依言分開。

  「五虎退,打得不錯喔。」陸奧守笑道。

  「真、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要繼續保持喔。」他揉了揉五虎退軟呼呼的腦袋,後者不禁高興得低下頭。

  褒獎過五虎退,陸奧守接著望向同田貫:「有進步喔,先休息下吧。」

  「不需要,你接著上吧。」

  「這個嘛……你與其和咱交手,不如跟山伏對練還更有收穫,這也是為什麼咱找他過來。」

  山伏對這邊投以爽朗的笑容,只是同田貫並不領情。

  「不需要,你給我去拿劍。」

  「咱是說真的,」陸奧守困擾地搔著臉,苦笑道:「如果你是因為咱昨天贏了你,那只是咱占了你不在狀況的便宜,論劍法,咱實在不在行,如果是這傢伙的話倒還能指點你,但你肯定不想學吧?」

  他拍了拍掛在腰上的手槍。

  同田貫睨了一眼,隨即鄙夷道:「你為什麼要拿那種東西?」

  陸奧守神色頓時一僵。

  「啊,咱有件事忘了和歌仙交代,你先和山伏練習吧。」

  「喂!陸奧守!」

  陸奧守像是什麼也沒聽到,頭也不回直接奔出道場,留下山伏和聽見片斷對話的少年們尷尬地面面相覷。

  陸奧守一直到他們練完劍都沒有回來。

 

评论

热度(1)

© 坎德|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