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人;刀劍狸貓、陸奧中心;FATE廣義五次槍弓槍。

[閱讀]《Fate Apocrypha》(有雷)

先說些廢話防雷

一口氣讀完《金枝》後就來把之前看一半的AP小說補完轉換心情順便當取材,是的,因為看到拉郎齊衛(聲優梗)有點心動想寫寫看,所以要來好好認識下飛哥

不過,雖然之前邊追動畫就有邊接收到AP原作評價兩極的風聲,但沒想到實際讀完我會徹底站在負評得那邊……

以下內容&心得

 

 

 

評論要從優點說起:

一、作為衍生作,不需花費太多篇幅說明背景

 可以快速進入主題,不過這也是缺點,因為讀者多少預設會看到什麼樣的東西了……至少我是抱著「來看英靈大戰」的心情打開這本書(然後被徹底背叛),不過仔細想想,FSN本來就是戀愛主軸,所以錯的是我(艸

 總之,這「不是」本打鬥出眾的小說

 

二、角色類型、關係豐富

 首先當然是同為聖人、裁定者,卻走向相反道路的天草跟貞德

 赤殺主僕,心機和單純對照

 黑弓組,是主僕、也是老師、朋友又有點愛慕氣氛的相處(FGO快出老師啊!)

 黑殺母女組

 赤劍父女黨

 同為人造人,並某種意義上皆反抗了出身、卻仍逃不過命運的齊格和小莫

 因為卑劣感而想表現得高大上卻反而被人造人吃得死死的戈爾德(話說同是人造人,為什麼杜爾就比齊格還懂幽默……)

 阿基里斯同時跑希臘師徒線和希臘英雄線

 一味愛護兒童的獵手和不伸出援手的聖女

 不懂享受的人造人和遊戲人間的RIDER

 問「人」為何物的人造人和「仍不放棄人類」的聖女

 其他像在故事中成長了許多的考列斯、下場十分諷刺的大公、十分「場外」的莎士比亞等角色也都非常有趣,毫無疑問在角色這種「素材」面,AP完全不缺,甚至太多了。

 問題在怎麼發揮,毫無疑問除了既定的主線外,也有很多組可以路線可以發揮得更好,「問題在取捨」。

 

三、沒有篇幅壓力

 從第四集的附錄來看,雖然東出本來認為四集就能搞定,但就算字數暴衝到第五集TM也不因此困擾,可見在友情支持下作者沒在字數上受到限制。

 

有穩固的系統、豐富的角色、任意揮灑的空間,聽起來這篇故事一定很棒對吧?但在我看來AP的情節比重分配、角色的表現方式,甚至連戰鬥都有很多糟糕的地方……

 

下面就是缺點了:

一、情節分配失當

 雖然很想用「主次不分」來形容,但事實上作者很明確地把齊格和貞德定位為主角,阿福乍看和貞德作為兩大女(?)主勢均力敵,但貞德還有赤弓、天草線等篇幅支持,份量和重要性遠遠超過阿福,阿福的影響力在齊格得到龍告令咒後大幅下降。

 所以分配失當是怎麼回事呢?我認為,作者在劇情過中點後仍太執著於群像劇的表象,每推進一點時間(注意,不是劇情,是故事裡的時間),作者就要從每個角色的視角出發輪一回,幾乎沒有例外(有啦,迦爾納戲份和其他赤組比起來非常少,根本霸凌),非常浪費篇幅,這又和下一個缺點結合成更大的問題。

 (這邊特別失敗的例子是赤騎赤弓同歸於盡後的談心竟然不是在他們殺死彼此那小節直接寫出來,而是很冗餘的隔了黑劍赤槍大戰,和赤劍赤殺開始對峙後才塞進來,徹底打斷閱讀節奏。另外前面一整個主角氣勢的赤劍組後面草率收掉也是一絕。)

 在第一集,齊格和貞德看起來還沒太像主角,「聖杯大戰」看起來才是重點,為此描寫黑方各主僕的互動和作戰準備沒有任何問題,而且這時候是「主僕互動」,有來有往,更凸顯出下一個問題。

 

二、角色表現手法單一

 除了敘述某某從者戰力多高會借故事人物之口來說明(側寫),赤劍組窺見彼此的夢,赤殺赤法說明天草的堅定不移外,印象中每個角色中後期都不斷陷入獨處、回想、下定決心的輪回,事實上前面幾個例外中,只有赤殺組的描寫是在後半段,前期基本沒有一個角色長期獨白的問題。

 我認為裡面最浪費篇幅、具代表性的該屬赤弓讓怨靈附體後的部分,要表現她對貞德殺意堅決、誓不兩立一次就夠了,作者竟然寫了兩遍還三遍,而且沒有任何新進展,就是重複喃喃自語我要殺你……

 

三、主角設定弊大於利

 AP中後期那麼難看,不得不說齊格得負起相當大的責任

 關於齊格這角色,「短暫而濃密的人生」和「從完美純潔漸漸變成人」這兩表現目標我是挺喜歡的,但為了實現這目標,作者給了非常多強硬的安排,我想我必須特別為他一一細數:

(1)犧牲主角登場的時機

 齊格一直到第一集第二章後半才出場,不要說第二章出場好像沒什麼,AP的章節分得滿沒條理的(第一集只有四章),而且一二章合起來就約有中文五六萬字的份量,可以說本書看一半了才突然冒出一個「看起來沒什麼用、沒必要的角色,但因此他一定反而很重要」的棋子。

 (順帶一提,貞德初次被提到緊接在齊格登場後,似乎也暗示著他們才是主角,然後動畫在一開頭就把「約定」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丟出來的做法我挺喜歡的,至少這留給我們一個懸念並讓我們見到相關人物。)

 要知道,在齊格登場前,作者已經建構出「黑方」和「紅方」,以及立場似乎別於前兩者的天草和獅子劫,看到這邊幾乎可以預見接下來獅子劫和天草會作為真正的主角和反方,從兩大勢力的鬥爭中脫穎而出,進行最後的對抗……好吧,至少對了一半。總之,如果說士郎是FSN裡特例的參予者(同時作為主角),獅子劫的身分看起來和他十分類似,而且在齊格出場前,獅子劫還是唯一享有三次視角的人物,要怎麼不把他錯看成主角呢?再說他招換的還是劍兵啊!

(2)初始對立的兩大形塑目標

 老實說這有點非戰之罪,畢竟齊格一開始就被強調是「空的」,作者應該要作到表現一個角色的徬徨無措,但不讓讀者跟著他沒有頭緒才行。

 而要寫好「短暫而濃密的人生」非常難,這就跟安排兩人在實際只過了短短幾天的時間內愛上對方一樣(劇情上來說也差不多,齊格從走出魔力供應槽到結尾只過了七天左右),再加上齊格一開始是「空的」,無遺難上加難,這時候「一見鍾情(注入強大外來動因)」大概是最好用的一招吧,事實上作者也的確用了。

 但是,問題就在這個但是,作者用了「看見一生無法忘懷的微笑」(出自齊格之口)這麼強而有力的一手,但齊格緊接著做出的決定是:去救人造人同胞,雖然說得有些遲疑,但他其實不假他人幫助、馬上就得出這個「真正的願望」,這樣真的還能說他「沒有自己的想法」嗎?再退一步,齊格被飛哥救活後可是「稍顯興奮地環視著周圍」,並對飛哥懷抱感謝之心(所以才借他的名字),很明顯齊格心裡已經有某種傾向!

 就算不是受阿福影響,作者也應該試著解釋齊格的性格傾向是怎麼來的,或者強調他有多看重那些來自同胞、只有他聽見的聲音,我尤其認為應該採取後者的處理方式。一來強化其份量,可讓讀者感受到「他很看重回去救人造人」,二來這點可以和貞德「聽見主的聲音」呼應。

 作者明顯想寫齊格從一張白紙慢慢蛻變成人,因此從各方面想寫他不懂世事,例如他味覺淡薄不懂辨認食物的滋味,還有不明白人的本性到底是善還是惡(可是這問題就算讓一般人來也很難回答),但事實上齊格可以不是「白紙」,而是帶有某種強烈傾向、色彩單純的人,這也是一種純粹(這點來說士郎也很不像人,至少不像常人),作者毫無疑問為了利用齊格的「純真」好推動某些劇情,造就了許多矛盾。

(3)沒理由地輕視自己,辜負其他角色

 這邊得先說阿福著實很容易影響他人、帶動氣氛,是個不白目的時候很討喜的角色,但正因為阿福呵護齊格、希望他活下去的想法十分明確,而且還為此付出一定代價,相對的齊格不帶明確期望、甚至悲觀--自己怎樣都無所謂(死了也沒差)也要去做--的想法,看起來非常惹人厭。

 雖然他回來後的確順便救了阿福,但那一非他原本的目的,二來他確實辜負阿福的好意,也不看重自己犧牲了飛哥才撿回的命,辜負其他已經被讀者接受的角色的想法,結果自然不好接受。

 

 總之結果變得很微妙,雖然說一方面齊格對貞德一見鍾情,心裡想的只有回去救其他人造人,結果半路看到Rider遇險就腦衝衝了出去,於是齊格的行動看起來就變得像「抱貞德大腿去救人造人吧,唉呦,怎麼RIDER遇險了我要救他」這種不上不下、被作者擺弄的木偶狀態。

 

四、沒道理的主角威能和各種開掛

 飛哥心臟就罷了,至少那是人家的願望,想自殺誰都阻止不了,但黑狂附體永動機(不需要少女的貞潔)、還可以放殘缺的寶具(剛好少了放雷樹會死的機能,真是好殘缺啊),簡直爽到沒邊。

 中間「一定要來的修羅場」和兩大女(?)角約會就不用說了。

 而什麼龍告令咒完全是為浪漫而浪漫,如果說齊格成為附身於自己的黑劍的御主我沒意見,但「龍告令咒」幾個字到底是哪個機械神把它塞進齊格的腦袋的啊?

 

五、貞德「天啟」揭曉太晚

 第四集後半才點明貞德看重齊格有受天啟影響,害貞德一開始和齊格的互動看起來像個花癡村姑,而且甚至沒點明她是什麼時候就接受到這份天啟,以至於那麼堅持要找到「垂死的劍兵」。

 

六、後半戰鬥雷聲大雨點小,細節模糊

 我對阿福打爆黑棺、希臘師徒決戰和貞德「主啊,謹將此身託付於你」三幕特別有意見。

 阿福這場的問題是赤殺當時明明閒著(甚至應該在操作黑棺),卻直到被阿福連拆完十一座才「恍然」發現庭園的防禦系統癱瘓了,完全不合理。

 希臘師徒徒然變成徒手死鬥我可以沒意見,一些交鋒用概念性描述帶過這種手法我也常用,但是,阿基里斯打死喀戎那「招」連是揮拳還是掌或其他都沒寫,就只是「我要使出賭上我人生一切的最強一擊」,沒有動作,就只有命中了,打死了,直接丟出結果……如果阿基里斯的一生份量就是比較沉,那你之前是苦戰個什麼勁。

 至於貞德特攻寶具,作者完全沒有描述它的外觀,只「說明」了它的來歷、它的性質,是所有人對貞德思念的結晶,畫面上實在很乾。

 

 

 AP討論人的善惡和該如何存續、達到最終境界的概念我滿喜歡的,尤其透過開膛手傑克讓齊格見到人類的黑暗面這一手,那種把東西弄髒的感覺著實令人愉悅,然後藉兩名聖人的對抗,和一名從空無變成人類的人造人來呈現的手法也充滿張力和具說服力的過程。

 但是,這只是目標,一旦真的零碎地透過角色之眼去看這整齣故事,不由得說整體相當破碎。

 總的來說對於AP的劇情我想到兩個改動:

 首先是關於齊格。

 除了前面提過的齊格可以不是要是無色,而是帶有某種特定色彩外,齊格毫無疑問可以一開始就出現在讀者眼中(動畫也這麼做了)。

 更偏激一點,既然齊格早在魔力供應槽裡就聽見其他人造人的聲音了,那憑他優秀的魔術迴路甚至可以讓他以「供應槽裡的這個人造人手上出現令咒」的形式參戰。文本裡也說過,聖杯戰爭的參予者就算一開始心裡沒有明確願望,多半也會在過程發現自己的願望(諷刺的是,這段說明雖然用在考列斯的段落,但考列斯最後似乎還是沒有領悟自己的願望是什麼,至少沒有明確從他口中說出來)。

 而且就算這麼處理,還是不難找到飛哥為齊格掏心(物理)的理由,只要他有「無論任何代價,希望能做出『救人』此一正確行為」的想法就好,而要齊格遇害還不要太容易了。

 再來是兩名聖人的理念在最後一口氣碰撞雖然不錯,但這樣他們(尤其貞德)中間只能毫無根據地對對方的想法作猜測,沒有對話,非常乾。

 

 再來是赤劍。

 打大聖杯被紅方奪走後赤劍組的戲分就急遽減少,完全浪費了他們前兩集的主角氣場,後面後齊格等人的「互動」也只有單方面從阿福的一句話裡帶出「我想成為什麼樣的王」的思考。

 可以的話,還滿想看到「同為魔術產物(人造人)」的小莫和齊格於庭園攻堅戰並肩作戰的畫面,赤劍如果和偽黑劍一起戰鬥,那就是對他最大個肯定吧(就算不是庭園攻堅,處理黑殺這段也很適合安排)。

 就算沒能額外攜手合作,赤劍黑劍對抗「原初人類」這段我也希望能多添幾筆,這幕畫面上、行文上作者已經刻意讓他們同步進行,彷彿成雙成對,齊格也意識到「原初人類」不過是沒自己意志的人造生命,要是打完後小莫能對「獲得自己意志的人造生命」多注意一點、說上幾句,我想後面至少在心理上會產生不少變化。

 

 至於其他部分,我想作者如果能多用角色視角去側寫後半段的人物互動,而非每每讓角色獨白、甚至用作者之口作解釋,節奏上會快上許多,人物間的連結也會更強。

 


 

评论

© 坎德|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