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人;刀劍狸貓、陸奧中心;FATE廣義五次槍弓槍。

(轉)库丘林生平微考据

備份個

kara:

13年时写的结果随着换微博换博客什么的都不知道丢到哪去了,还好自己还有txt档。来源主要是英文wiki和一个凯尔特神话相关的英文网站。

非直译,基本都是总结整理。贵圈真乱。


库夫林(Cuhullin 英文及日文名译音),库丘林(Cúchulainn 爱尔兰语译音)


基本可以代表凯尔特神话中厄尔斯特区域(Ulster Cycle,又叫Red Branch Cycle,直译过来就是赤枝。这里的厄尔斯特区域不只包括现在的厄尔斯特省还包括了伦斯特省(Leinster)。)主体的大英雄。整个厄尔斯特分支都是围绕库夫林展开的。


关于库夫林的外貌说法大多是英俊,没有胡须,瘦小的年轻人。有的故事里面把他描绘成深色皮肤神情忧郁的人。大多故事都说他是黑发。但也有过金发的描述。最夸张的是一个故事里面说他发根是黑色的,越到发尾颜色越金。到发尾时是深金色的头发。在脑后扎成三个过肩的辫子。头上戴着红宝石的饰品,脖子上挂着华丽的金项链。


幼名瑟坦达(Sétanta)太阳神鲁格与厄尔斯特王Conchobar mac Nessa的姐妹Deichtine的儿子。人间(名义上)的父亲是Sualtam——Fergus mac Róich(弗格斯)的兄弟。所以按照血统来说枪哥大致可以算是厄尔斯特一个王爷。


关于枪哥的出生有好几个版本。最古老的的版本是他的母亲Deichtine是厄尔斯特王Conchobar的女儿兼车夫(……)。一次厄尔斯特王公贵族狩猎一种魔鸟的时候突然下起大雪,只能临时找个小木屋躲雪。小木屋的女主人刚巧生孩子。于是Deichtine帮助接生了一个小男孩。同时一匹母马还生了两匹马仔。转天一觉醒来大家发现木屋什么的都没了,就剩下昨晚出生的三个小崽子。于是Deichtine就把男孩带回家抚养,但没过多久男孩就生病夭折了。于是太阳神鲁格出现在Deichtine面前对她说,大雪中的小木屋是老子的房子,而当时接待他们的木屋主人就是鲁格本人。他已经让Deichtine怀孕,肚子里的小孩叫瑟坦达。因为Deichtine未出嫁就怀了孩子对于王室来说是桩丑闻,于是就把她嫁给了Sualtam。Sualtam也不是吃素的,怀疑她肚子里的孩子是她爹Conchobar的(……)。于是Deichtine就堕掉了孩子才跟Sualtam上床(咦?)。而后来她怀孕之后还是把那孩子叫做瑟坦达。也就是后来的枪哥。(喂!等等!那这孩子跟鲁格其实没关系的吗?另外贵王室真乱= =)

第二个也就是更广为流传,大家更愿意相信的版本是这样的。一天Conchobar的妹妹Deichtine突然从Emain Macha(现在的Navan Fort纳梵堡)消失。而后又是王公贵族去打猎,半路碰到大雪于是找小木屋借住。木屋的主人是太阳神鲁格。而与之前一个版本不同的是,当晚生小孩的是Deichtine自己,而她也是以鲁格的老婆的身份出现在这里的。当晚出生的小孩就是瑟坦达。于是一帮贵族就开始争论谁来抚养他。争得脸红脖子粗的当口,长老Morann决定你们这帮小兔崽子都给老子闭嘴,老子来决定。Conchobar自己当然是监护人没跑了;法官兼诗人Sencha mac Ailella教授瑟坦达法律与口才;战士Blaí Briugu因为有钱所以出养育费;贵族Fergus mac Róich(弗格斯)教导他保护弱者的品德;文青战士Amergin养育他,教他最基本的知识,而Amergin的老婆Findchóem则是瑟坦达的乳母。所以瑟坦达是在Amergin的城堡和这两夫妇的孩子Conall Cernach(康纳尔)一起长大的(这孩子后来也是他很重要的基友,库夫林死后帮他报仇的也是这孩子)。


小时候的瑟坦达就不怎么安分,求他养父母让他加入Emain Macha的少年团。在养父母不同意的情况下一个人跑到Emain营地还不先去找前辈们报道。于是人家就把他当成砸场子的要教训他。谁知道这群人都被他单枪匹马战翻了。这时Conchobar出来圆场,帮他澄清误会说他是来入团的,不是来砸场子的。按理说瑟坦达应该入团之后给别人做小弟受他人保护。但他反而把其他人都收为小弟自己当了头子。

一天一个叫库兰(Culann)的铁匠邀请国王Conchobar去他的宴会。Conchobar在训练场看到少年瑟坦达的英姿便让他跟着一起去。瑟坦达因为有场赫尔利比赛(类似板球之类的东西)要参加就保证说自己随后就到。结果Conchobar这健忘的家伙竟然忘了自己邀请过瑟坦达。以为后面没有客人了的库兰就把有名的看门狗放出去了。于是瑟坦达到达的时候被看门狗攻击,为了自卫只能杀了它。关于杀掉看门狗有两种说法。一是瑟坦达拎起狗往石壁上砸给砸死了。另一种说法是他把赫尔利比赛用的球塞进狗嘴一直塞到喉咙憋死了它。库兰没了看门狗当然不愿意,于是瑟坦达发誓直到库兰找到新的看门狗,自己都替他把门。于是瑟坦达改名库夫林(爱尔兰语库兰的猛犬的意思)。


一天还只有7岁的库夫林听到德鲁伊的老大Cathbad告诉他的弟子们今天是个良辰吉日,如果今天谁获得自己的装备就能名留青史。于是库夫林就去找Conchobar要武器。Conchobar也大方,让他一件一件自己试。结果没想到没一个能承受库夫林的臂力。直到Conchobar把自己的剑给了他才算是完事。这时Cathbad才知道原来库夫林没把自己的话听完。他说的是虽然今天获得装备的人能名留青史但会极为短命。但就算他想告诉库夫林也已经太迟了。后来库夫林的死亡也证明了他的预言是正确的。没过多久,又是因为Cathbad的预言,库夫林去找Conchobar要战车。我要是Conchobar绝对炒了这老家伙。结果王国里的战车没一个能承受他的力气,Conchobar没办法,又把自己的战车给了库夫林。(这大概也是蘑菇曾经说过如果枪哥在爱尔兰被召唤出来的话应该宝具中还会有战车什么的原因。)

Nechtan Scéne有三个恶贯满盈的儿子,自称杀的人比现在活在厄尔斯特的人都多。于是库夫林跑去做掉了这三个倒霉小子。因为战斗过于激烈,库夫林回到Emain Macha的时候还是血液沸腾的狂战士状态。厄尔斯特人怕他狂性压不下来把全城的人都屠了,Conchobar的老婆Mugain带着全城的妇女来到库夫林的面前露出胸部,趁着库夫林因为不好意思闭上眼睛的时候拿冷水泼他(……)。这大概也是枪哥是胸控的原因(别信)。第一桶水浇下去就成了蒸汽,第二桶浇下去直接变开水,到了第三桶之后他身上的温度才降下来。(于是如果枪哥狂战士了的话难道要附加火属性攻击?然后怕水?)


到了库夫林长毛了之后便出落得越来越俊美,厄尔斯特人又开始害怕他会NTR他们的老婆和女儿,就在全国给他物色老婆。拒绝包办婚姻的库夫林看上了Forgall Monach的女儿Emer(艾默)。但偏偏这位老丈人不领情,非要刁难库夫林让他去影之国(苏格兰)的女王那学艺。巴望他挂在那就不用惦记自己女儿了。而在库夫林去影之国之后这想不开的大叔却去向Munster的国王Lugaid mac Nóis提亲,要把女儿嫁给他。好在这位国王一听说Emer已经爱上库夫林就马上拒绝了。果然国王深谙妨碍他人谈恋爱一定会被马踢的道理。

库夫林在影之国可以说受尽了宠幸,偶不,喜爱。影之国的女王Scáthach(斯卡哈)是个女武帝,把毕生绝学都教给了库夫林,包括独一无二的魔枪Gae Bulg。与库夫林共通学艺的还有Ferdiad(费迪亚德),他后来成为库夫林最好的朋友,两人亲密无间胜似兄弟。在库夫林从师期间,Scáthach正与长期以来的敌人Aífe开战。在一些传说的版本里Aífe是Scáthach的李生姐妹。Scáthach因为知道Aífe的强大,为了避免库夫林在战斗中受伤就在战前给他下了强效的安眠药,不让他上战场。可见这位女王有多疼爱枪哥。但因为库夫林本身的强悍(这跟抗药有关么= =),药效只持续了一小时。醒来的库夫林依然投入了战场。库夫林与Aífe单挑,二人战成平手的时候库夫林喊了Aífe视若生命的战马的名字而分散了她的精力,从而战胜了她。虽然战场上当然不能讲什么公平竞争,但可见在枪哥的字典里所谓的骑士道也是不存在的。为了获胜使点手段什么的是理所当然的。而后库夫林并没有杀她,而是让她与Scáthach和解,并且上了她让她怀了自己的孩子(………………喂)。

把还怀着孕的Aífe扔在苏格兰,完成所有修炼的库夫林回去找老丈人,可Forgall还是不想把女儿嫁给他。这下可彻底惹恼了库夫林。小样你不给老子就用抢的。库夫林杀进Forgall的城堡抢了妹子和宝物,战翻了Forgall手下的24个高手,而Forgall本人也掉下瀑布死了。

本来以为能安安生生的娶老婆回老家结婚的库夫林又面临一个问题。在厄尔斯特有个传统是国王Conchobar享有所有女性的初夜权(泥马这家伙和金闪闪一样啊)。但Conchobar畏惧库夫林的实力,不敢碰Emer,但不碰又会让自己威信扫地。这时那个德鲁伊老大Cathbad就给Conchobar出主意,让他依然在库夫林和Emer新婚之夜和Emer躺在一起,但中间躺着Cathbad。这样既让Conchobar的确是和Emer睡了一晚,又确保他没真正碰过Emer。


8年后,Aífe生下的库夫林这王八蛋负心汉的儿子Connla从苏格兰跑到爱尔兰来找他老子。但到了城门前Connla因为自身的Geis中包括不能表明自己的身份以及不可逃避战斗,于是这傻小子就直接跑去挑老爹了。结果笨老爹库夫林把他当成了入侵者,失手杀了他。而Connla临死前对自己老爹说“我们一起将厄尔斯特的旗帜带往罗马以及更加遥远的国度”。而此时库夫林才知道自亲手杀掉的是自己的儿子。抱着儿子尸体的英雄悲痛欲绝。


枪哥的风流债其实一点都不比刷子少,而且还都是他自找的。对女人方面他其实还真挺幸运E的。

比如在离开爱尔兰的那段时间里,库夫林曾经救过被作为Fomorians的祭品的斯堪的纳维亚公主Derbforgaill。公主爱上了他,于是和自己的侍女变成天鹅来爱尔兰找他。不知情的库夫林用箭射伤了变成天鹅的公主。给公主疗伤的时候,库夫林从用嘴把伤口里的石子吸出来。但因为两个人之间有了血液交换便有血亲关系,不能结婚。于是库夫林让她嫁给了自己的干儿子Lugaid Riab nDerg。(这是什么肥水不流外人田么。)不过后来这两夫妇也比较惨。厄尔斯特的女人们因为嫉妒Derbforgaill的旺盛性欲(……)而杀了她,失去妻子的Lugaid悲伤而亡。愤怒的库夫林毁了女人们所住的房子,砸死了在里面的150个女人。

库夫林17岁的时候一个人抵抗入侵厄尔斯特的Táin Bó Cúailnge的Connacht大军。Connacht女王Medb(梅芙)入侵的目的是抢夺名叫Donn Cúailnge的公牛。而库夫林这时突然被个妹子迷住了,而为了把妹疏于防守,让Connacht的大军进入了厄尔斯特。女王对城里的男人下了禁咒,所有男人都再起不能,为了阻止Connacht的军队更加深入,库夫林与敌方军队一对一单挑持续了一个月,击败了所有来挑战的对手。

在一场战斗前,一个自称是公主的年轻女人来找库夫林向他告白却被拒绝了。恼羞成怒的女人现出本体,原来是超不好惹的战争女神摩瑞根。女神必然不是吃素的,她在库夫林与Lóch mac Mofemis战斗时以各种形式来妨碍他。包括变成鳗鱼来给他下绊,结果被打折了肋骨。变成狼赶着牛群来妨碍他,结果被他用石头砸瞎了一只眼睛。最后她变成领队的母牛,但还是被库夫林用石头打断了腿。当库夫林战胜Lóch之后,摩瑞根变成个挤牛奶的老妇人,把自己挤的牛奶给他喝。库夫林喝了三杯牛奶,每喝一杯就祝福她一次,使她身上的伤痊愈。

在某一场战斗中库夫林受的伤比平时重了很多,严重到让人觉得换个人肯定挂了的程度,仗打得也很不顺利。这时鲁格来看他,告诉他“I am your father”。这个没尽过任何当爹的义务的家伙终于干了件好事,帮他儿子把伤治好。但当库夫林醒来的时候发现Emain Macha的少年军已经去攻打Connacht军而且是惨败。于是库夫林杀入敌阵,一个人解决了敌方的大军。

Medb把库夫林他干爹Fergus mac Róich(弗格斯)找来和他对决。库夫林和干爹约定,自己可以撤退,但干爹得在下次战场上碰到的时候同样撤退。于是双方鸣金收兵。而战役的最后,库夫林和自己最好的朋友兼义兄弟Ferdiad(费迪亚德)打了三天三夜不分胜负。最终不得不用Gae Bulg杀了好友。

在最后的决战开始时库夫林并没有参战。直到Fergus带着人加入战斗库夫林才走上战场。按照定下的誓约,Fergus撤离了战场。这也造成了Medb及她手下战团的混乱。Medb不得不撤兵。尽管Fergus带人组成了人肉盾牌来保护她,库夫林依然突入进去抓住了Medb。但因为库夫林不喜欢杀女人便放了她,仅仅是让她把Connacht人都带走,一直退到阿斯隆。这也给后来库夫林死亡埋下了引子。


另外还有个故事后来成了高文的原型。

有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人叫Bricriu,他煽动库夫林,Conall Cernach以及Lóegaire Búadach去争夺他宴会上冠军位置。库夫林在各项比赛中都胜出,而另外两位自然是不愿意接受这种结果。于是Munster国王Cú Roí决定进行砍头大赛。彼此互相砍头看谁缩卵。另两个人都缩了,于是只有库夫林敢把头往断头台上放。Cú Roí没真的砍掉库夫林的头,而是放过他并且把冠军头衔也给了他。

因为Cú Roí还牵扯到了库夫林的另一个桃花运,于是多讲两句关于这个人惹出来的事。这位立场不坚定,总是变来变去的。因为看上了Inis Fer Falga(可能是现在的马恩岛)的公主Blathnát而在加入厄尔斯特人攻打Inis Fer Falga的时候掳走了Blathnát和大量财宝。当然这位公主毫无例外的喜欢着库夫林。库夫林这时曾要出手阻止Cú Roí,但被他削断了头发,还被打到埋进地里,一直埋到了肩膀的位置。这也说明Cú Roí的确不是个省油的灯。和圣经里的参孙一样,Cú Roí只能被某种特殊的方式杀掉。各个版本的方式都不一样。反正后来是Blathnát知道了这种方法之后偷偷告诉了库夫林。于是库夫林成功干掉了这家伙。但女人运E的库夫林依然没能把妹子抱回去,Cú Roí手下的诗人Ferchertne抱着Blathnát一起跳下了悬崖。


现在说说库夫林好不容易抢到手的老婆Emer。虽然库夫林一直在外面风流不断,但Emer并没有太跟他计较过,除了其中一次。

三个巨人族(长着山羊,马或者牛的头的巨人,简称牛头人(超大误))趁着海神Manannán mac Lir不在的时候攻击他的国家,想趁机夺取爱尔兰海的控制权。无奈之下海神的老婆Fand(芳德)向库夫林求助。库夫林提条件说只要Fand嫁给他就帮忙。(喂这是人家老婆,枪哥你不能这么趁人之危!)Fand为了保护国家勉强同意了,但一见到库夫林就爱上了他(默默扭头……)。海神回来之后知道了他们的不伦恋就觉得很头大,因为Fand是精灵,如果和库夫林在一起就会毁了整个精灵族。而另一方面Emer知道老公又不检点的跑去抢别人老婆之后大怒,要杀了Fand。但在看到Fand对库夫林的感情之后被感动了,决定把库夫林让给她。(这位夫人您太伟大了T T)而Fand也因为Emer的大度决定回到自己老公身边,把库夫林还给Emer。于是海神用法术让Fand和库夫林再也无法见面,他们两个人也喝下遗忘对方的药。总之这算是成就了Emer拿得起放的下的伟大妻子形象的一段悲恋及不伦恋。


关于库夫林的死

库夫林的死一方面是他之前树敌太多,结果被一群死在他手中的人的儿子们联合讨伐。另一方面就是Geis,凯尔特人特有的誓约,或者说另一种意义上的诅咒。违背自己的Geis的人会受到不同程度的惩罚,轻则失去神力,重则丧命。当然遵守Geis也能增强力量。属于满双刃剑的东西。库夫林身上的Geis之一是不能吃狗肉,而在凯尔特战士间有个很广泛,所有人都要遵守的Geis是不能拒绝身份比自己低的人所给的食物。而正是这两条被库夫林的宿敌Medb女王利用,从而最终造成了库夫林的死亡。

Medb女王纠结了一群老子被库夫林做掉的小子们,包括Cú Roí的儿子Lugaid,Cairbre Nia Fer的儿子Erc以及其他的一帮遗腹子去找库夫林讨债。库夫林去战场的路上遇到三个独眼的老太太(也有版本说是一个,还有版本说这老太太是战争女神摩瑞根变的)。她们正在煮狗肉。看到库夫林就叫住他让他吃狗肉。因为不能拒绝比自己身份低的人给的食物,库夫林只能打破自己的Geis,吃了狗肉。这使得他的力量减弱了。

Lugaid拥有三支长枪,有预言说每支枪都能杀死一个国王。他用第一支枪杀死了库夫林的马车夫Láeg;第二支枪杀死了库夫林的战马Liath Macha;而第三支枪则重伤了库夫林(关于这点还有一种说法是库夫林因为吃了狗肉而力量不足,导致失手被自己的枪刺中而重伤。但在英文资料里没看到这种说法。)。库夫林临死前把自己捆在石柱上,朝向故乡的方向站着迎接死亡。但在他死后,他的敌人们依然不敢接近他,直到一只乌鸦落在他的肩膀才相信他死透了。(有说法这只乌鸦是摩瑞根变的。女神姐姐你到底有多想报复这拒绝你的男人。)Lugaid走近了他的尸体要砍掉他的头,却被围绕着库夫林的英雄光辉闪瞎了狗眼,被库夫林拿在手中的剑砍掉了手。直到有人砍掉了库夫林的右手他身上的光辉才消失。

库夫林的义兄弟Conall Cernach(康纳尔)曾发誓如果库夫林死在自己之前就不惜一切代价为他报仇。于是他杀了Lugaid和Erc,并且把Erc的头带回国增加Erc姐妹的精神创伤,把人家抑郁死了。


下面说说库夫林相关的人和物。

Gáe Bulg

刺穿死棘之枪,英文的拼法很多,包括Gáe Bulg,Gáe Bulga,Gáe Bolg,Gáe Bolga。由影之国的女王Scáthach连同枪术一起传授给库夫林。用海怪Coinchenn的骨骼制成,而骨头是在Coinchenn死于与另一种叫做Curruid的海怪战斗后取得的。因为内部的机关使他在刺入猎物体内后尖端伸出三十根枪刃,不切掉伤口附近的肉是拔不掉的,导致一旦拔出便造成更大的伤口而难以愈合。总之是非常凶残的枪。

还有一种描述就比较猎奇了,说是有七个枪头,每个枪头都有七个倒钩的枪。听起来虽然很凶残,但仔细想想这东西真的是枪么,长得未免太奇怪了。大概这就跟印度神话里面的神往往都有很多手很多眼睛一样,以某一种东西的多来表现其强大和凶残吧。虽然很容易被人错认为是多手目,多足目,多眼目之类的东西。

对于库夫林来说是标志性的存在,也是诅咒一样的存在。他用这把枪先后杀了自己的儿子及挚友。虽然都是无奈的结果但这也是缠绕了他一生的诅咒。在有的地方看到过说库夫林死在自己的枪下,但翻了几个英文的记录都没看到这种说法。


费迪亚德(Ferdiad),库夫林一生的挚友,亲如兄弟。这两个人可以说是罗密欧与朱丽叶一样的杯具(别信)。两个人隶属两个敌对的国家,但又同时从师影之国的女王。在武艺上两个人不分伯仲,但库夫林拥有Gae Bulg,而费迪亚德拥有不会被刺伤的身体。在Medb女王为了抢夺公牛入侵厄尔斯特的战斗中,隶属女王方的费迪亚德受到女王的谗言蛊惑,认为自己才是最伟大的英雄于是与库夫林兵刃相向。两个人战了三天三夜不分胜负。但因为库夫林没有用Gae Bulg而任何武器都无法刺伤费迪亚德,库夫林落于下风。于是库夫林不得不让自己的马车夫把Gae Bulg顺着河漂给自己。他先用普通的枪刺费迪亚德,迫使他抬起盾牌护住胸前,然后自己用脚把漂过来的Gae Bulg捡起来刺进了费迪亚德的心脏。悲痛欲绝的库夫林抱着挚友的尸体回到了厄尔斯特的营帐,伏在尸体上痛哭。“昨日费迪亚德像一座山一样强壮,而如今却比影子更加了无生气。”("yesterday Ferdiad was greater than a mountain, today he is less than a shadow.")因为不愿挚友葬在别处,后来库夫林将费迪亚德葬在了厄尔斯特的墓地。


弗格斯(Fergus mac Róich),库夫林的养父,教育他保护弱小的人。Conchobar之前的厄尔斯特王,被Conchobar暗算而丢掉了王位,成为Conchobar的敌人Medb of Connacht女王的情人。Caladbolg的拥有者。性欲旺盛(…………)。有说法是弗格斯捡到了库夫林并把他养大的。


Caladbolg,螺旋剑。是亚瑟王的Excalibur的原型。弗格斯曾挥动这把剑削掉了三座山峰。型月那边的设定说是枪哥对Caladbolg有Geis,一定会败在这把剑下。但搜了半天英文也没找到这说法的出处= =


费昂,对,就是那个小心眼害死了迪卢姆多的费昂。不过在和他相关的故事里库夫林是恶役,以一个巨人的形象出现。名字也被拼成Cuhullin。库夫林的魔力是来源于他的中指(………………)。他来到费昂的家,想击败他。费昂就想了个办法,把自己变成个婴儿,让自己老婆烤蛋糕给库夫林吃。他老婆烤了两个蛋糕,给库夫林的那个里面有

铁,给婴儿的那个没有。库夫林咬不动但婴儿很轻松的就把蛋糕吃掉了。于是库夫林很奇怪,就把中指伸到婴儿嘴里试试婴儿的牙有多锋利。结果自然是被变成婴儿的费昂咬断了中指,从而失去了力量被击败了。


The Cruaiden cadatchenn,库夫林的剑。

Cúchulainn's shield of dark crimson,深红盾牌,深红色上面装饰着纯白色的银轮辋与青铜打造的动物浮雕。



厄尔斯特省(Ulster):爱尔兰四省之一,位于爱尔兰北部,wiki页面:http://en.wikipedia.org/wiki/Ulster

伦斯特省(Leinster):爱尔兰四省之一,位于爱尔兰西部,wiki页面:http://en.wikipedia.org/wiki/Leinster


评论

热度(207)

  1. 坎德kara 转载了此文字
    備份個
© 坎德|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