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人;刀劍狸貓、陸奧中心;FATE廣義五次槍弓槍。

約定開始的日子 (槍弓槍)

  庫丘林在餐廳坐了很久,服務生仍沒給他上餐。

  這倒不是這家餐廳服務不周,是約他的人還沒到。

  請問要先上菜嗎?

  別一直問,就算人沒來,老子也會付我們這桌的錢的。

  庫丘林這麼說了,服務生就真的不再問了。人間現實至斯讓他有點不是滋味。

  結果,到最後他都沒等到餐。

  那位正義使者大人,連自己提的約都能爽掉。

  預約的時間過了,庫丘林也不回去,他加入門口的人龍,就要看對方什麼時候來、到底會不會來。

  這間餐廳人氣很高,尤其受情侶歡迎,庫丘林前前後後都是成對的戀人,玻璃窗的那端,燭火灑下溫暖的光芒,玻璃窗的這邊,男男女女在寒風中訴說約束彼此的窩心話。他一個人一次又一次排到前頭,又一次次回到隊伍尾巴,把那些話聽了無數遍。

  十點,店打烊了,終於沒人會來管他抽菸,庫丘林揣著懷裡的小盒子,叼著一點火星繼續等人。

  辦公大樓,加班的社畜一個個回去了,白窗子一扇扇變黑,交通號誌的紅黃綠,樓頂上的航空警示一閃一閃,不變的只有高冷渺遠的星輝,以及便利商店刺眼的白光,他不想和獨守長夜的打工仔混熟後又離開他。

  嘰。

  搭計程車來嗎?也算有心。

  「餐廳都關了你才來?」

  衛宮的表情很精采,看樣子他想了一路也沒得出該怎麼解釋自己的行徑,最後他用庫丘林相當熟悉的表情說出四個字:我遲到了。

  就這樣。

  衛宮淡然的臉上不見愧疚,擺明了要他生氣。庫丘林將視線往下移,一把拉開這件他沒看過的長大衣。

  破破爛爛的襯衫上理所當然沾了灰塵和血跡。庫丘林摸了摸,確定他沒大礙。

  「好啦,那麼現在去找個地方吃宵夜吧。」

  衛宮訝然的樣子害他裝不下去,噗嗤笑了出來。這讓他下定決心。

  「你驚訝什麼呀,笨蛋,要把你當對象,沒這點心理準備說得過去嗎?」

  星星渺遠清冷,離世間太遠,不懂人情,庫丘林牽著衛宮粗糙的手,想找間攤車買些熱的東西一起回去吃。

  要人永遠在身邊對雙方都太痛苦,只要記得有人會等你就好。



---

 靈感來自鋼彈W ED的兩句歌詞

 走〈はし〉ってきたの わかってるけど
 我知道 你是跑過來的

 そんなことは当〈あ〉たり前〈まえ〉よ!
 但那也是應該的!

 想寫看看「想作弄人的心情」,和什麼樣的人會讓主人翁等呢?


 雖然不套槍弓原創這個小片段也可,但衛宮家祖傳(X)的虛幻感,感覺很適合代入「讓人等」的腳色,絕對不是單純懶(艸

 本來這篇要寫長一點的,但發現要長就得認真寫長,手邊時間不夠就做罷了,只取精華……這也是為什麼「提出約會」的是茶而不是汪

 以上!

评论(5)

热度(11)

© 坎德|Powered by LOFTER